一只猫妖冉

这里黑猫翎冉,一只几乎什么CP都吃的爬墙快如飞的杂食性野猫。日常各种瞎逼逼。唯一擅长的就是打call?

体会到了在一群说美音的人中间想说英音是有多困难

对我来说一个游戏的配乐好不好决定了我会不会入坑。

Beware the daughter of the sea~

忽然挺想买一件儿恶人祖宗。
我想回国后穿出去装逼。

忽视

说老实话有时候拒绝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没听见~
啦啦啦啦我听不见~
您好?这趟校车会路过Elementary吗?
您好?Excuse me?
嗯,问了好几遍了,超大声。司机什么都没听见。
倒是吸引前排几位小姑娘的注意。
罢了罢了。。。
走几步路也不会死。

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....

对于沙威和其他认识冉阿让的人,阿让善良温柔的就像干草堆一样柔软温暖,而他从不随便使用他的刀片和锁链。
而沙威其实一直都很孤单,虽然法律会给他些许慰藉。他对那些罪犯如同一万个恐怖电影一样,然而在阿让眼中只是一个孤单的需要抱抱却又不肯说的绒毛小熊。

太阳,温柔,和打歪的领带,这美好的不像是我。
一点也不像我。
我没有那么美好。

Wolverine:Origin里的马尾印第安狼!
呜呜呜他就算剃秃了也帅的一塌糊涂!可以说是满足了我对男人扎马尾的所有幻想了(没错)
有参考漫画,P4的回眸参考金刚狼之死。
不管画师把狼画成啥样他在我眼中都是最帅!

【病娇三十题】They say surrender

四.爱与诗歌

我开始梦到艾丽卡。
我会梦到她安静的坐在我床边,整个晚上。我会感到她看着我,就像在监狱里那样。
梦只是白天的影射,我这么告诉自己。生活依旧会继续,不管有没有艾丽卡。
而白天,我会让自己专注于艾丽卡的心理活动,她的思考模式,她说话时语调中包含的情绪,她的歌,她的画,她的一举一动。
“你可以给我读首诗吗?”今天艾丽卡忽然这么问我。她靠在玻璃和墙交汇组成的一个角落里看着我,目光闪烁。
“你想听什么?我会背的诗可不多。”我叹了口气,我那乏善可陈的记忆里已经没有多少给诗歌留下的痕迹,我的手机被收走了。我也没有带任何诗集。
“随便什么,能想到的。”她说,像个正常的女孩那样,甚至很孩子气的嘟起嘴。
艾丽卡...

【病娇三十题】They say surrender


三.红

今天下雨。
我合上艾丽卡的文件,将它放入抽屉锁好。
今天下午又要去见这个小姑娘了,好在她没有别的什么要求。
她的资料格外的红色,是血浆的那种红色。
她的父亲说她平日就是一个普通小女孩而已,乖乖上学乖乖放学,除了成绩不错以外没什么值得留意的。她不是那种一看就特别惊艳的女孩,扔在人堆儿里绝对找不到。没有人会想到她非法囚禁自己的同学并将她们虐待致死,也没有人会将女孩的失踪怀疑到她身上。直到那个姓萨鲁奇的女孩逃了出来,我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,反正她现在也疯了。
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?搞不明白。
警察仔细调查过她的父母,她那个父亲是个私生活混乱的设计师,艾丽卡的母亲和他结婚一年多后生下艾丽卡,过了四年后就忽然...

© 一只猫妖冉 | Powered by LOFTER